SYAN° 郁

好刀应在刀鞘里。
-
一个半吊子文手,脑洞产率极慢不说还懒。
-
近期关键词:
ALive Growth|TR鹤一期|……
-

[KHR/双王子]《王城葬王》


〓食用须知
〓内容与主题「被遗忘的神话里有谁的曾经」几乎毫无关系。
〓月练关键词:复活、沉睡、森林。
〓本文依旧不知道什么鬼,脑洞开到一半开不下去了,就烂尾了嘿嘿嘿x。

- 血族设定:
Rasiel血族.
贝尔血族,初杀Rasiel后转战血猎阵营.

>>> 1。

“贝——尔——前——辈——”

熟悉平淡毫无波澜的拖长音调在耳边响起,贝尔菲戈尔的思绪这才跨过漫漫记忆长河重新回归现实,歪头看向身侧的少年。

“ME看见前辈发起了呆喊喊而已……”少年诚然解释。

贝尔稍稍有些不耐烦地回道,“……想说什么。”

少年只好耸了耸肩,扭了头看向落地窗外的风景——窗外的一切都隐匿在静谧的墨色之下,凸显几分饶人寻味的安宁。“ME在想新任务,前辈是打算拖到什么时候才出发。”

贝尔慢悠悠地从位子上起身,薄唇抿出一个优雅弧度,“Xixixi。这次任务王子打算一个人完成。你只要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就好了。”

“啊咧前辈是刘海太长遮住了眼睛以致于视力下降已经看不清字了么。任务文书上明明清清楚楚地写着这次的任务是要两个人共同完成的吧。所以啊ME劝前辈还是去把刘海剪了吧,真的很碍事诶,当然如果前辈以及穷到没钱去理发店,ME也是可以义务充当一下理发师没关系的哦。”

贝尔简单扯了扯嘴角。一把银质造型奇特的小刀随即扎在了少年头顶戴着的巨大墨色青蛙帽子上。“别多事。不然王子就让你死无全尸。”

少年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帽子,面无表情地转身寻了个位子坐着,“是——ME一定会在这里等堕王子的尸体被人送回来——。”

贝尔瞥人一眼,抬手又是一把银光闪闪的刀子飞了出去。

随即身影便消失在了浓浓夜色之中。

>>> 2。

夜风习习,凉意愈加浓重,片刻掠过便是卷起一地枯叶。贝尔菲戈尔却是将此完全忽略不计。他现在感觉全身的疯狂因子都要开始叫嚣了。

——啊……没错,就是那个家伙的气味。依靠着血族灵敏的嗅觉。

微眯眸子,视线所能涉猎的范围疾速向前压进扩大,接着贝尔看清远处的事物。血族看见数百米外的事物易如反掌。

透过层层树木枯枝,好似什么都入不了他的眼。

蓦地搜索停止。

那抹熟悉又厌恶的金色强势闯入视线。

>>> 3。

修长的双腿随意地交迭着,单手屈肘搁在扶手之上,略显慵懒的背靠着椅背,精神华椅下是白色象牙塔倾塌后的断壁残垣,积满灰尘。这里本是亡国的王城所在,经过岁月洗礼已然彻底成为一堆废墟。森林尽头的枯树萎叶相拥簇生,他托腮扫视着眼前密林,藏匿在淡金色碎长刘海下的眸子里充斥着满满的睥睨之意,咧开嘴角笑容夸张,露出一口白牙。“Xiexiexie”的笑声几分诡谲,幽幽回荡。

俄而,他开口,语气高傲,笑得张扬。

“Xiexiexie。贝尔,重新看到本王,感觉如何?“

>>> 4。

贝尔停下前进的脚步,仰了仰脸细细打量,原本上扬的嘴角终于下沉了几分。

见到面前这个自称为本王的人潜意识里或许有萌生几分欣喜的,但是见到一个死人复活着实不是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尤其是被自己杀掉的人。

“Xixixi。王子可是记得,很久以前你就被王子宰了埋掉了。”

指尖在扶手轻点了点,笃笃的闷声昭示着什么意味不明的东西,“Xiexiexie。贝尔,你难道都不知道么,王,都是永生不死的。我,Rasiel——is back。”接着又是那一阵令人听着毛骨悚然的奇怪笑声。

贝尔却是像听见了什么笑话一样,肩膀隐隐抖了起来,好似也无法遏制下来一般,“Xi-xi-xi-xi-xi-xi-xi……永生不死——那都是怪物。啊——王子忘了,你本来就是。“

”Xie。笨蛋弟弟是想找死么。看来本王有必要要重新教导你如何尊敬兄长的礼节了啊。“

金色的刘海散乱扬起,碎发下的眸子红光隐现。

黑暗中潜行的风,恰时发出空灵的声音。

“Xixixi,你还是给王子乖乖地继续在土里躺着吧。”

>>> 5。

贝尔和Rasiel生来便是血族的王者。同样优秀的血统预示着他们注定了宿敌的命运。

新一代的王,谁的光荣。

数年前终于决出胜负,贝尔转身便抛弃了属于他的王城。

事实上,他渴望的,只是Rasiel的鲜血喷溅到自己脸上的那一瞬间。刺激。

一生一次的机会。

>>> 6。

银光落刃。

宛若将凝滞的空气横空撕裂直直地刺向眼前目标。

笑容依旧刺眼。

听见意料之中金属相互碰撞所发出的清脆声音。

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犹如狂岚一般。

谁从高处一跃而下。

谁蓄力掀翻眼前人。

猩红眼眸。

尖利獠牙。

一切一切都成为那血色夜晚的配衬。

将人狠狠摔在地上。

细碎的声音传于耳中,不禁微微疑惑抬头观望四周。

身下人抓准机会,一个膝顶直接命中人腹部,顺势翻身反客为主。

出现裂纹的遗迹再次轰塌——

>>> 7。

最后谁走出那片废墟已未可知。

或许两个人都葬在了那里。

毕竟这个故事从头到尾只是一个传说。

关于眼前这座古迹的神话。

鲜为人知。

>>> 8。

红色瞳孔淡淡然的注视着面前一片,嘴角微微抿起。

笑到声音发颤,自豪地冲着石堆下掩埋着的那具沉睡尸体大肆炫耀:

“I’m——winner.Good night.”

-END-

 
评论
热度(10)